不归人_陈子子【完结】(17)

  想到这里陈怜也委屈得嘟了一下嘴,但是只嘟了一下就反应过来撒星影还在滴血。

  “你哪里错了。”陈怜恨不得快进让对方赶紧去治伤去。

  “没能保护好斋主。”撒星影低着头,声音沉沉的,听得出来他正在承受的痛苦。

  陈怜拿起一块糕点,飞快的嚼了几下然后猛灌一杯茶咽下去后继续说:“知道就好,先去后面治伤,治完回去种上五颗树,要是死了你也得凉。”

  “属下谢斋主责罚。”撒星影说完拜了一下后起身往陈怜后面走去,没让陈怜看他身上的伤。

  陈怜的责罚把梁子密看呆了,没想到还能这样罚人的。

  她停下被摇得要断气的扇子,看向陈怜,她说:“你罚他种树?”梁子蜜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啊,这是归来斋的规矩,要是有人犯错直接去种树去,种多少我说了算,种的越多证明犯的错越严重。”陈怜这次拿起一块糕点在慢慢品尝了,刚才吃糕点只是想让撒星影觉得她在生气,想让他在疼一会。

  陈怜一开始时被归来斋这些人一会一个责罚弄得心累,而且说得太快还有人觉得陈怜罚的不够重,硬生生的跪了几个时辰,把陈怜吓起浑身冷汗,但是又说不通也说不听,陈怜一想起这些人是通缉犯又无奈,他们可能是怕陈怜会抛弃他们吧,毕竟这些人的心里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这些通缉犯是怎么挑选的陈怜不清楚,这都是谢彦博在操心的事情,陈怜有一次随意的问了一下谢彦博,把对方担心得不行,他生怕陈怜介意这人的来历,会一走了之。

  作者有话要说:  陈怜:好巧啊

  第14章 14.归来斋

  陈怜一开始实在是受不了这些受虐狂,偷偷溜走了,把归来斋的人急的不行,最后找到陈怜的时候一个个都跪在地上哭唧唧的,好像被陈怜抛弃的后宫妻妾一般,哭的陈怜也怀疑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了。

  自此之后这些人很怕陈怜再次离家出走,从那之后陈怜不管是干什么身边都有人,洗澡上厕所是婢女在,出门在院子里走不是家丁就是管事。

  反正陈怜一点隐私都没有就是了。

  陈怜现在也不想跟梁子蜜解释太多,两个萍水相逢的人,没必要交待得那么彻底。

  归来斋后山已经被种满了,树与树之间已经快要打架了,最后谢彦博直接把旁边的山也买了下来让他们受罚的时候可以种。

  这些人种完还在上面挂上自己的名字,居然还有管事在归来斋的大堂外弄了一个木板,上面记录了每一个种树的人,每个月整一个排名,种树最多的人排第一,然后第一的人要在下个月的一号做个总结,总结一下为什么会排第一,然后还有一个人就是退步最快的人,也就是上个月跟这个月种树数量差得最多的人,让他总结一下为什么自己会退步这么快。

  反正陈怜觉得他们种树种的很开心,也就没管他们,不来烦她就行。

  树也不会死,有专业的人在看着,茁壮成长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陈怜担心撒星影的伤,也没吃多少东西,感觉撒星影差不多简单处理完立刻就起身跟梁子蜜告辞后往归来斋走,此时的步伐比出来的时候急多了。

  撒星影寸步不离的跟在后面,陈怜没看他。

  酒楼离归来斋也就几十步路而已。对于平时陈怜的步伐来说,但是今天走得快,步伐也大,距离缩短成了十几步。

  陈怜刚走进大门就有人看到后面裹着渗着血布的人,一声惊呼后立刻去叫斋里的大夫。

  大夫来到大堂后见过陈怜才转身去看撒星影的伤,撒星影坐在地上,本来他还想跪着,被陈怜威胁要是想跪那就不用种树了才改成坐着。

  种树在归来斋已然形成一种风气,受罚的风气,要是没让你去种树,那你就得担心是不是要赶你走了。

  撒星影身上的伤很深,大不过夫什么伤都见过,这些伤在大夫熟练的手上也像是没什么一样。

  撒星影委屈的低着头,原本想诉说自己的罪状却被陈怜威胁要是在大夫处理好伤口前敢开口那就不用种树了。

  反正陈怜现在越来越喜欢逗他们玩了,这些大汉在陈怜接触了半年的时间看来也没那么可怕了。

  撒星影终于在大夫的折腾下活过来了,大夫刚一撤手他立刻对着大堂内所有的管事说起他的罪状,说得满腔怨愤,形容得活灵活现,陈怜以前还没觉得撒星影有当说书先生的料,觉得对方完全可以去当一个说书先生了,不用再做这种刀口上过活的日子。他说得所有管事都激动无比,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那大汉再干五六七八百回合。

  直到陈怜说了一句‘撒星影我觉得你可以去当说书先生了’才停了下来。

  这群老正经没发现陈怜在开玩笑,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瞪大眼睛盯着脚,撒星影更是吓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他吸了吸鼻子,说:“斋主我错了,您不要赶我走。”说完眼泪就直接掉下来了。

  撒星影坐在地上流着泪,像是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无比可怜。

  陈怜无奈的扶着额头,她说:“我不过是夸你会说话,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讲得像在现场一样,我没有要赶你走。”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穿越重生言情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