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人_陈子子【完结】(21)

  “我跟谢管事在,他们不敢不放人。”伍宴之的眼睛一直在陈怜身上,好像恨不得把眼睛生在她身上。

  估计又是什么江湖道义了吧。

  陈怜是真心累,自己一个这么怕麻烦的人,明明已经很低调了,怎么还有人找上门来,还下毒,古人难道除了下毒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吗?

  陈怜这个时候倒是忘记了小说里的几百种酷刑,只是觉得自己面前的情况就是天大的麻烦。

  大夫跟陈怜说她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但是前期还是没什么力气,所以要在床上躺几天,直到躺到自己感觉有力气了就可以下床了。

  陈怜心想这是什么奇葩毒药,只会让人浑身发软,难道是什么迷药?

  其实她也不懂,一个劲的乱猜,也没人能回答她,因为连大夫都不知道是什么毒。

  陈怜差点当面就说出了‘你不知道是什么毒却解得了吗?’不过还好陈怜没问,因为大夫其实没有全解,他不敢跟陈怜说,只敢跟管事的如实汇报。

  其他人都走光了,只留下伍宴之跟一个婢女在这里,伍宴之有心跟陈怜说话,但是陈怜无心跟对方聊天,爱答不应的。

  在床上躺着无聊陈怜只能看着话本过日子,她感觉这个世界的话本可能要被她看完了。

  还好第二天就来了传说中的成仙盟盟主,对方是一个仙气飘飘的妇人,妇人一进门就冲着陈怜抱歉,不停的说着场面话,最后在陈怜不停的打哈欠中告辞离去。

  此后不管是什么家的人来都一概不见,就算他们想进来探探也没办法,陈怜一直在装睡。

  倒是他们看见忆怜班的班主在这里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后才走出去。

  陈怜有点想打死伍宴之的冲动,但是这个人赶又赶不走,最后只能放任他,当他不存在的就行了。

  陈怜在床上躺了四天,差点感觉要躺出病来才终于离开床上,慢吞吞的在伍宴之的搀扶下走到院子里的躺椅上。

  婢女被伍宴之推在一边,嘟着嘴想跟陈怜告状,无奈伍宴之在场,她没好意思说出口。

  陈怜坚持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生活理念,万年宅女名称不是白来的。

  现在已经是夏季了,刺眼的阳光在花架的遮挡下完全感受不到,只感受到一阵阴凉。

  陈怜越来越觉得那不是迷药,正常来讲,迷药的药效来得快去得也快,而目前就自己身上这个情况来说,躺了四天,吃了解药还是感觉没什么力气,要起来走都有点吃力,走出来的时候还觉得喘得厉害。

  最后陈怜躺在躺椅上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床上了,伍宴之坐在一旁看着书。

  陈怜觉得这种生活似乎很熟悉,好像自己以前想象过。

  陈怜看到伍宴之转过来的头,他迎着他的目光看了上去。

  逆着光的伍宴之好像变得比平常好看一点,还有点柔光似的错觉。

  伍宴之站了起来,他说:“要喝水吗?怜妹妹。”

  陈怜摇了摇头,她说:“你想不想去皇陵?”

  伍宴之好像没想过她会问着问题,走过来的步伐顿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才继续走过来。

  他说没有,他只想找到杀害他一家的凶手,为他们报仇。

  陈怜想过这个可能,如果伍宴之想找到那个传说中的战神令就不会在这了,而是在皇陵里,所以去皇陵拿战神令肯定还需要别的条件。

  陈怜倒是觉得很神奇,自己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只会是别人剧本里的过客,没想到自己也能成为别人戏里的主角。

  她问了伍宴之,对方说心悦一个人没有什么道理,只有那小时候的怦然心动,还有长大后的念念不忘,直到相逢后的心悦卿兮卿不知。

  伍宴之说小时候他娘亲教导他有什么话就要说出来,因为自己不说那就没有人知道,别人不会去猜测他的心思。

  特别是自己心里在意的人,若是不说那这个人永远也不知道。

  就算是下人,自己要是不说自己想要什么,全靠别人去猜是完全猜不出来的。

  所以他说怜妹妹我心悦你,我想要你知道我心悦你。就算你不心悦我也没关系。娘亲说若是喜欢一个女子,就要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心,不可以给她压力,也不可以逼迫她,要让她心甘情愿的跟我成亲。

  陈怜哭笑不得,真不知道他母亲怎么想的,对一个六七岁的人说这些话。

  而且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居然还记得清清楚楚。

  让陈怜无比的佩服他的记忆力。

  “你娘亲都教了你什么,为什么你还记得。”陈怜好奇的问他。

  “娘亲说的我大多都记得。”

  “我还记得怜妹妹在伍家出事的前一天还跟以前很不一样。”伍宴之凑到前来打量着陈怜。

  第18章 18.爱哭鬼

  刚刚伍宴之一口一个娘亲,一口一个怜妹妹的把陈怜听得误以为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这句话突然说出来倒是引起陈怜的好奇心。

  她不知道穿越过来之前的陈怜是怎么样的,而她也不怕伍宴之发现什么东西,毕竟过了十年了,谁会去纠结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有什么不一样啊。

  不过陈怜算错了,眼前就有一个纠结的人,还一纠结就纠结了十年。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穿越重生言情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