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人_陈子子【完结】(7)

  那个一直吹着口哨得人笑嘻嘻得走到前面来,还一脸痞痞的样子,陈怜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还轮得到他�N瑟。

  “怎么,过来炫耀你屁股比较翘是吗?”

  痞痞男愣了一下,后面的人全部哄笑了起来有人还笑得趴在马身上,粉红马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还稍稍的偏过头瞪了他一下,那人没办法只能去趴在别人身上继续笑。

  陈怜把眼神放回到痞痞男身上,只见他的脸红的比粉红色的衣服还要红。

  痞痞男转身看了其他人,没办法只能红着脸回去,粉红十一郎笑得更起劲了。

  书生没办法只能自己走了出来,对着陈怜拱拱手说:“斋主恕罪,我们只是想请斋主回去,若是斋主不回我们只能跟在斋主身边。”

  陈怜盯着他看了看,说:“我说了不当你们的斋主,请你们回去吧。”说完转身走了。

  “十年前伍家的小少爷没死。”大个子喊了一声,声音浑厚十足,震得叶子无风抖动。

  陈怜理都没理他自顾自的走,伍家的小少爷谁啊,有没有死跟自己有半毛钱关系啊。

  然后她想了想又觉得小少爷这个称呼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说过,又想不起来了。不过陈怜不是那种悲伤春秋的人,反正不记得就不记得,跟自己有关的人和事自己都不一定在乎,更何况别人。脚步没停反而走的更快了。

  粉红十二郎见打动不了陈怜,只能屁颠屁颠的跟在他们后面献殷勤,把陈怜烦的要死,自己又没有武功,让出尘和尚出手他又不肯,要是出尘和尚肯出手,管他什么粉红十二郎,通通打到那什么斋的人都不认识,出尘和尚的功夫陈怜是知道的,那才是真人不露相。反正平时也没看到出尘和尚跟人打架,自己知道也是看到出尘和尚在练功,反正陈怜自己是不懂功夫的,就是觉得很厉害,毕竟女生的第六感都是堪比探测仪存在的一种天赋,不用查克拉,不用芭芭拉,也不用能量满满哒。

  陈怜见这些人赶都赶不走只能无视他们了,出尘和尚在一旁连个声都没吭,自己咄咄逼人就显得很小气了。

  最好陈怜想起刚刚大个子说‘小少爷’。便好奇的问了一下,说:“小少爷是谁啊?”

  大个子赶紧迈着小碎步上来,他说:“十年前在伍家岭的伍府里面,斋主您当时是伍府的一名丫鬟您记得吗?”

  陈怜听完说:“原来那一家人姓伍啊。”

  大个子听完转头看向书生,书生摇了摇头。大个子只能继续说:“是,当时伍府最小的儿子就是小少爷。”

  “我只记得一个少爷,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陈怜咬着一根猫尾草,双手背在身后,歪着头思考着。

  然后她问:“你们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少爷活着就活着,我也就只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已,既然人家没死自然要替他开心。”随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书生一脸无奈:“属下原本以为伍小少爷与斋主关系匪浅,想着斋主要是听到他还活着的信息回与我们回去找人家相会。结果。。。。。。”

  “你莫不是以为我是他的童养媳吧。”陈怜听了下来,一脸坏笑的看着书生。

  只见书生擦了擦额头,一脸菜色,平常女子哪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说自己是别人的童养媳的,想应又不知道怎么应,这个斋主完全不按常理道路走。

  陈怜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明显一惊,肩膀往下一沉,陈怜的手也跟着往下,她说:“你想多了,这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我是他的童养媳,现在我自由自在的更不可能去他身边找罪受。行了,你们要没什么要紧事的话就感赶紧回去吧莫打扰我跟大师的两人世界啊。”

  一旁看戏的出尘嘴角扯了扯,没想到这也能扯到自己身上来,虽然这几年来这臭丫头经常拿自己开涮,但自己也当是玩笑话过后就没了,谁知道这臭丫头的花样天天不重样的,还好自己定力过硬,否则早被气死了。

  粉红十二郎大部分听到这话都愣住了,目瞪口呆,没想到和尚居然是这样的和尚,而这斋主也忒那啥了吧,这种事情一个女子居然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然后他看看他,他又看看他,最后只能张着嘴巴看着陈怜。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一脸坏笑,有一两个还一手环胸,一手支在另一只手上面托着下巴,一张张看戏的脸。

  书生却是受到惊吓一样,忙对着陈怜说:“斋主莫要开玩笑,师父乃是佛门中人不容亵渎,而你一个未出阁女子这种话说出来可是要被浸猪笼的。以后不要再说这话了。”他说完对着出尘和尚施了一礼,满脸歉意的说:“请师父恕罪,小怜还小不懂事乱说,童言无忌,望师父原谅。”

  出尘和尚忙上前扶了一下,他说:“无妨,陈姑娘性子天真洒脱,贫僧自是知道,施主不必介怀。”

  书生赶忙道谢。

  陈怜平时在出尘和尚面前放肆惯了,刚刚的话基本没经过大脑就说了出来,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知道出尘和尚待她如自己的妹妹,平时有什么就在他面前说什么,这下在别人面前出丑了,可尴尬死了。

  然后她想赶紧离开这空气中满是尴尬味道的地方,她咳了一下,说:“师父,我们走吧。”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穿越重生言情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