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人_陈子子【完结】(8)

  出尘和尚点了点头转身与陈怜一起往下山的路走。

  第6章 6.大红花

  陈怜此时恨不得背上长翅膀飞下山。

  正在她尴尬难为情又很不自然的走在山路上时听到一句话,“斋主,我们知道您想回家,也能帮您找到回家的路。”

  陈怜刚抬起的脚迈步动了,自动的往回缩,停在了原地,僵硬的转过头去看着粉红十二郎。

  书生看到陈怜停了下来知道有戏了,立刻快步上前,两人本来也没离多远,两三步就到陈怜面前,他说:“五年前斋主您赐我们五百两时我们本想跟在您身边伺候,但是在身后听到您说回家的事情,我们当时就决定拿着这五百两为您做点事,结果归来斋就做出来了,现在这天下的事情能挖的都被我们挖出来了。现在就等着您回斋里了。”

  这人把一个门派的建立说得这么简单,好像随随便便就有了一样,而且还很大言不惭。

  “行啊,我可以跟你们回去,我倒要看看你们挖出了多少东西。”陈怜此时对书生说的‘能挖的都被挖出来’这句话比较感兴趣。

  她对和尚说:“那师父我们走吧,去归来斋化缘去。”

  出尘和尚摇了摇头:“贫僧就不去了,贫僧的修行在路上,不在屋里。这是姑娘的缘,你我终需一别,此时时间刚好,便祝姑娘早日找到回家的路,就此别过。”

  出尘和尚说完朝陈怜点了点头。

  “师父你这么说我倒不好意思说什么,与师父一起化缘十年,师父如今不愿与我同去我也不好勉强,想与师父一起又恐误了师父修行。师父同我一起的十年辛苦了,也委屈你了,时时被人误会。此番离去愿为师父立长生碑。若是有缘还会再见,师父保重。”陈怜对着出尘和尚鞠了一躬。

  出尘和尚点了点头,说:“缘起缘灭终有时,有舍有得方有望。该是你的总会是你的,就算一时抓不住它也会用别的方法出现,不用着急,慢慢来,有时着急只会办坏事。姑娘保重。”

  出尘和尚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僧衣随风飘摇,好一个潇洒自由的人。而居然这么放心把陈怜交给一群粉红男,对方是骡子是马都还没溜呢,就这么定了。陈怜也是无奈,估计对方被自己吓死了,毕竟自己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新女性,说话大胆一点的也是正常的。

  人生有了目标就像出尘和尚一样,总能步履坚定的走下去。

  十年前陈怜被出尘和尚救了之后便一直跟在他身边,期间有去大户人家化缘时被看中,但是陈怜不肯,只愿意待在出尘和尚身边。

  开玩笑,古装戏里大多都是有钱人的后宅戏,陈怜可不想去送死。

  然后就这么跟了十年,十年间出尘和尚被人骂了无数次,次次都跟自己有关,但是他还是一无既往的从容。似乎那些人说的骂的不是他。

  陈怜记得出尘和尚说过:“小僧修的是心,而这些伤人的话语刚好让小僧看清自己的修为如何。若是我在意,那么证明小僧的修行不够,师父教的没有入心。而当小僧能做到恶语在耳边时不动气,不上心才是修行的进步。只有自己心中清白干净了,才是小僧修行的方向。”

  陈怜当时为出尘和尚鼓了鼓掌,跟着出尘和尚十年学到了自己在现代社会学不到的一切。

  以前陈怜总觉得出门就是在浪费时间,所以她从毕业之后就几乎是待在宿舍里,有时候能躺着看电视或是看小说看一天的,连饭都不用吃,现在想来自己会突然暴毙可能是久积成疾。

  粉红十二郎跟着陈怜一起目送出尘和尚离开,等到看不见他的背影后,陈怜才说:“走吧。”

  大个子走到最后面牵出一匹穿着粉色马鞍的白马,头上却戴着一朵大红花,粉红十二郎的马都是棕色的,头上的花则是跟马鞍一样的粉色。陈怜无奈的捂着脸,叹了口气才对他们说:“这大红花可以拿走吗?这不是一般的丑,而且感觉傻里傻气的。”

  陈怜走到马的右边,伸手抚摸着白马的头,说:“真是辛苦你了马儿,戴着这么丑的大红花。”

  马儿哼哼了几声,摇了摇头。

  陈怜有点惊讶,看了书生,问他说:“这马儿听得懂人话吗?”

  书生也看到马儿的动作,说:兴许是巧合,不然斋主您再说几句?

  书生带着疑问的口气说。

  陈怜也觉得有可能是巧合,她对着马儿又说:“马儿你是喜欢这朵大红花吗?”

  马儿点了点头。

  陈怜惊得张大嘴巴,定神之后又问:“那我不喜欢怎么办。”

  马儿听完歪着头,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听不懂。

  陈怜看到马儿没反应了才跟粉红十二郎一起吐了一口气,原来是巧合。

  陈怜按着马鞍想上马,脚刚抬起来马儿立刻甩着头,差点把陈怜甩到地上去,还好被人接住,陈怜看到是那个被自己调戏的小孩,对方的脸已经红的比马儿头上的大红花还红了,陈怜跟他道谢后立刻跑到马儿身边,马儿见甩不下来大红花又拿头去蹭树。雪白的毛发已经蹭脏了。

  陈怜心疼的抱住它的头,手上不停的抚摸着它,对它说:“乖乖乖,不蹭了,我也喜欢大红花,咱们不拿下来,还是马儿戴着,戴着好看。”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穿越重生言情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